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儿女情长 >> 内容

一生面对,长相随

时间:2009/10/5 22:00:05 点击:123

  核心提示:亲爱的,这些年,我和你,走过雨走过风,承受欣喜承受伤悲,相依相伴相知相偎,无怨无悔长相随。  昨夜,等我写完文章,你已经入睡,不忍心惊动你,安静地躺在你的身旁。可是,像所有爱臭美的女人一样,因为觉得自己的头发做得不好看,郁闷,躺下,自己像热锅上的活鱼,跌来跌去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于是习惯了把手放在你的...
  亲爱的,这些年,我和你,走过雨走过风,承受欣喜承受伤悲,相依相伴相知相偎,无怨无悔长相随。

  昨夜,等我写完文章,你已经入睡,不忍心惊动你,安静地躺在你的身旁。可是,像所有爱臭美的女人一样,因为觉得自己的头发做得不好看,郁闷,躺下,自己像热锅上的活鱼,跌来跌去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于是习惯了把手放在你的身上,睡梦中的你习惯性地把我搂在怀里,脸贴着你的胸膛,闻着你身上的气息,听着你均匀的呼吸,一下子觉得所有的悲喜你都会同我一起承受,心中的不乐一下子消散,莫名轻松起来,偎在你怀里很快睡去。

  梦中听到你在打电话喊我,醒来,看见你躺在我身边舒适地睡着,我又像孩子一样贴在你身上。睡意消退,想起今天我外出10个小时,你给我打的8个电话。第一个,告诉我,表弟一家来看你了。第二个,告诉我,我的堂弟去家里看你了。第三个,告诉我五姐来看你了。之后我在做头发,包放在存物柜里,手机没有拿出来带在身旁。等我做完,看到你的三个未接电话,问你什么事情,原来你打电话问我中午回不回家吃饭,我告诉你,做头发了,不回去了,然后和姐姐一起逛商场,你爽快地答应着,让我去玩。下午六点,你的第七个电话,问我什么时候回家,别太晚了没车了,我告诉你,姐夫送我回家,你放心了。晚上八点,你的第八个电话,天晚了,路上不安全,别让姐夫送了,在姐姐家住下,明天回来。我怕你担心,答应了。但是金窝银窝,还是自己的草窝最好,家是温暖是牵挂是港湾是依靠,我还是回来了。深夜里想起这些电话,想到你的依靠你的体贴你的惦念,心里满是幸福。我知道,让对方幸福健康地活着,相依相伴到老,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。

  记得早上我出门的时候,我没有使用银行卡的习惯,带了五、六百元现金,你跟在我身后,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,嘱咐我:“别带那么多钱,当心小偷。”因为你知道,平时和你一起上街,我很少带钱,你是家中老大。见我毫不在乎一副大义凛然,你又嘱咐我:“今天看不中衣服,先别买,过两天我彻底好了,和你去买。”因为我的衣服,十件有八件是你给买的,你担心我买的不漂亮。

  前两天,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位经常帮助我们的同事,两家相距几百米远,我提着一箱鸡蛋一箱火腿,你心里不忍,几次弯腰想替我拿,都让我断然拒绝,我怕你刚刚好,万一不小心,刚刚愈合的骨头再裂缝。我知道,在我们家,重的东西从来都是你拿,你从不舍得让我干,看见我干,你心疼。

  在医院陪床,你心疼我睡眠少,总是催促我睡,我怕你晚上有事,不肯离开你,就趴在床尾小憩一会儿。见我睡了,你身体酸疼,也不敢动,怕惊醒我;想解手了,也憋着,不忍心叫醒老婆。

  别人都说,你是把老婆当闺女养着的:由着她睡懒觉,你起床做饭;怕她晒黑了,夏天不让她上街买菜;老婆上街,在后面千叮咛万嘱咐当心小偷;老婆要学车,你就说不放心,怕开车出事,甘愿当她的司机随叫随到;老婆胃不好,你就三餐看着她别吃凉了;老婆咳嗽了,你就买梨买冰糖,中午放弃休息出去买药;老婆爱臭美,你就由着她买衣服;怕买贵车老婆受窘,百般开导她:“车就是代步工具,我不愿意和人攀比,我宁愿剩下钱让你娘俩个过宽松日子”……

  这次你受伤了,同事们都开玩笑,让我趁这次机会好好表现,好好照顾你,回报你平日对我的温柔体贴。我忙笑着遵命。

  记得那天跑到医院看见你,听到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:“先别碰我,让我想想当时是怎么回事。”我看你那么清醒,心里非常高兴,非常感谢老天爷,你没有大事。我跑着替你去交费去抓药,姐姐、姐夫、弟弟、弟媳抢着去做,被我坚决拒绝,在心里,你是我的爱人我的依靠,此刻受伤的你是我的孩子,做这一些都是我应该去做的,必须我去做,我才心安。

  转移到病房,我把脸贴在你脸上,清晰地告诉你:“头上只缝了两针,腰上只是一些横向裂纹,不用担心,观察两天,我们就回家。车的事情,你不用管,这一切姐夫都会处理,放心吧。”

  姐姐、姐夫、弟媳、弟弟、哥哥、嫂子,十几个人,都抢着替我陪床,担心我的身体,他们的好意我都领了,但是我都拒绝了,我只要弟弟、二姐夫两个人各住了一晚,我担心你什么事情,我弄不动你,有他们在,我心安。但我执意守在你身边,我的理由:“你们谁都代替不了我,他解手都不方便……”我知道,你此刻就像孩子依赖母亲般依赖着我,我在,你心里塌实,疼了,你可以说,解手了,你可以说,想吃东西了,你可以说,想喝东西了,你可以要……我是一种安慰一种依靠。我是谁?从恋爱到今天,近20年的伴侣,彼此熟悉彼此依靠彼此心疼,即使娘,今天也不能替代我。亲人们看着我的坚持,都笑着答应了。

  这一摔,让你全身酸疼,在医院里,我的手始终在你身上,按摩腿、按摩脚、按摩脊背、按摩脖子,擦脸、擦手、擦身子,吃饭,我自己吃一口喂你一口,给你穿外衣换内衣……就像照顾一个孩子。有时给你按摩的时候,我会在被子里轻轻碰碰你的下面,趴到你耳朵上说:“好好养着他,下辈子幸福就靠他了。”然后一起笑。有时,我会轻轻把你在怀里抱抱,看着你开心,我高兴。我忽然觉得,把你当作孩子一样照顾,也是一种幸福。

  你害怕打针,住院第二天,你从上午9点打到下午6点,9个小时不敢动,全身酸疼,我看着也心疼。于是我去问医生,要求给你减药,没必要打那些补脑、养血、养胃的养药。晚上看你打完针,终于松了一口气的你,在那里谈笑,和打针时痛苦的你相比,我知道,打针对于你就是受刑,除非非打不可。

  晚上弟弟来,作为医生的他说,你没有必要打针,他的理由,头部没有脑震荡,缝的两针不会感染,腰部不是打针能解决了的,这个需要休养,我们决定出院。我们知道,在医院,患者就是刀板上的肉,医生手握大刀,通过不停地给患者打那些对生命无害的养药,从中获得高提成,只要你住院,就不停地打,好人也把你整治出病来。确切地说,我们是让他们不停地加药弄怕了,自动要求出院的。不过,主治医生态度很和蔼,我还是从心里感谢他。

  第三天上午,要出院了,你心里轻松,自己下床试探行走,回到病房谈笑风生。可是忽然护士抱着药瓶进来了,“8号床,打针。”你吓坏了:“怎么还有药?我们今天出院的,都签字了。”我一看,由于心疼你,赶紧跑去护士站,一问,还有4瓶,我商量给退了,但是开瓶的,必须打。终于把你从煎熬中解救出来,我笑着说:“你得感谢我呀,要不,你还要老老实实躺着。”说完,我们就笑。

  回到家,我看着你惬意地躺在我们舒适的床上,翘着二郎腿,在那里颤悠颤悠自得其乐,忍不住笑,边笑边在心里再次肯定我们的英明决断:多亏出院了,要不然,还在那儿受刑呢。

  我下午上了2节课回家看你,你对我说,头上痒痒,娘给你用梳子梳下了些沙子,还是痒。由于不敢用洗发水,怕感染了伤口,我就用温热的湿毛巾给你反复的擦,你说:“舒服多了,咱娘眼睛花了,又看不见。”我听那意思,好象是夸还是老婆有办法,心里就笑。

  以前,我叨叨你,你就生气,不让我说话。这次,偶尔我发点牢骚,你也听着由着我,你知道老婆心疼你。当时我们在病房,看到左右病号,由于住院时间长,陪床的几十人,我们的共识:“真要是有个病啊灾的,就是自己的娘爷、老婆(老公)孩子,真心实意最心疼自己,其余的只是帮忙。”

  现在,你基本好了,经历了这一劫,我们都知道彼此的重要,今天在哥哥家,在酒桌上,我最后敬你:“来,我和他爸爸喝个,老天爷这次保佑你,捡了一条命,能和我一起照顾孩子支撑家,我就很感谢了,咱两个一定要好好的,把咱孩子抚养成人。”一家人都笑着拥护。我说这些话,你可能又感动又辛酸,眼泪差点上来:“说得这么凄凉干什么,福还在后面呢!”这是我的真心话,你健康的活着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你是我的支撑我的依靠。没有了你,我怎么办?

  我时常在心里问自己,如果上帝给我一个选择,父亲、儿子、你,三个最亲的男人中,只能选择一个,我要谁?我知道,我会要你。虽然舍弃他们,我会万般心疼,但是我知道,父亲终究会离开我,儿子会长大离开我去闯荡自己的天下,只有你,会陪伴在我身旁,照顾我,直到老。在我的心里,你比他们都重要。

  亲爱的,这一路,有你陪,我们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,但我们不后悔,每一种悲喜过后,我们都更相偎。亲爱的,你要的,我要的,我们都一直用心在给,把每一个日子都铭刻,慢慢变老,慢慢变老,再回味,再回味……


      2009年10月3日星期六

作者:空中那朵自由的云 来源:红袖添香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学习居文学网(www.xuexiju.cn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站长QQ:19300536
  • Powered by laoy8! V2.5sp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