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儿女情长 >> 内容

从黄河妈妈到吴老师

时间:2009/10/5 21:57:49 点击:78

  核心提示:“一层秋雨一层凉”,在一场场的秋雨之后,天终于凉了些许,秋老虎也似乎越来越不能发威了。  无论细雨濛濛还是大雨滂沱抑或秋阳高照,秋都是我喜欢的。说不出喜欢秋日的什么,只是单单秋风中的那种味道,几分成熟,几许沧桑,无尽收获便足以让我沉醉其中,仿佛人生的阅历就浓缩在了这个短短的季节中。    上班,虽然...
  “一层秋雨一层凉”,在一场场的秋雨之后,天终于凉了些许,秋老虎也似乎越来越不能发威了。
  无论细雨濛濛还是大雨滂沱抑或秋阳高照,秋都是我喜欢的。说不出喜欢秋日的什么,只是单单秋风中的那种味道,几分成熟,几许沧桑,无尽收获便足以让我沉醉其中,仿佛人生的阅历就浓缩在了这个短短的季节中。
  
  上班,虽然是周日,虽然还没有到9月1日,但初三已开始正式上课。
  微凉的清晨中出门,怀着一份欣喜又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焦虑,带着那么复杂的思绪去学校。
  
  其实,23日初三老师就已经正式上班了。上午开会,午饭后外出去武义牛头山,说是考察,实质是给我们正式上课前一个放松休闲的机会和理由。
  那晚的牛头山成了我们歌的海洋,舞的天地。隔着一条小溪流,我们隔岸观舞,隔岸听歌。水流的潺潺早已淹没在夜色中,早已沉寂在歌舞中。
  而我,在这样的时候,依然选择了做个观众,在热闹的场合做个安静的孤独的欣赏者,体会那种最热闹的场合总是最寂寞的意境。一是因为喜欢让自己沉静在那种自怜的感觉中,第二还是因为我那种没来由的自卑,在那样的场合我总是放不开自己,尽管我喜欢着歌舞,但却不敢在人多的场合表现自己,生怕会惹人笑柄。
  24日登牛头山,这座浙中最高峰似乎并不难登,只是害怕山与山之间的那铁索桥。当有同事玩笑地摇起索桥时,恐惧竟然迫使我双腿发软,不由地蹲下了身子。如果继续摇,我估计自己都要趴下来往回爬了。之后上山来的同事告诉我,他们刚才在下面看我在索桥上的表演了。唉,想不到来看风景的我竟然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,而且竟是那“熊样”。
  25日开始便是开会、备课,几乎没有停过,回家时忙里偷闲的想把那十字绣缝完,可终究还是成了一副未完成的作品。
  
  两个月没有进课堂了,对上课有点莫名的恐惧,也有点莫名的期待,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正式成为开、心的老师了。
  忽然对期待已久的成为开、心老师这事有了点畏惧退缩的心理。
  
  对班主任说“我有点怕去上课了,一想到我在讲台上,那俩小子睁着大眼睛盯着我我就感到心虚。”
  班主任笑,不是一直想成为儿子的老师吗,怎么事到临头反倒怕了呢?
  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那俩小子本就长着一双大眼睛,倘若为了表现给我看,特别专注的盯着我,估计我会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  因为老师和妈妈毕竟有区别,妈妈可以随意点,何况我们家这么民主的氛围,想说什么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不顾忌的,甚至不管是否“儿童不宜”。可是,到了课堂上那就不同了。不是虚伪,只是得正式点,而且还得温文一点。
  想着有点发毛,竟然不是俩小子怕我全面监视,而是我担心被他们笑话。
  
  有课代表来找我,把作业本答案交给我。虽然我还不曾给他们上过一节课,但这学生我是太熟悉了。这是心心的小学同学,平时就经常上家里来玩,一个暑假只要有空闲几乎都和开、心混在一块。他一直称呼我“黄河妈妈”,无论是电话还是上家里还是在学校遇见,这个有礼貌的孩子一直就这么叫我。开、心在班级的人缘极好,常有同学来家玩,每次见我都是“黄山妈妈、黄河妈妈”的叫,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称呼。
  
  可是,今天当他把作业本答案交给我的时候竟然唤了我一声“吴老师”,呆愣,随即莞尔,在这孩子的眼中,我终于完成了从同学的妈妈到老师的角色变化。或许自此往后他再也不会唤我一声“黄河妈妈”,或许之后我在他的眼中永远就是老师的角色了。忽然的有点淡淡的失落,那声“黄河妈妈”的感觉也莫名的变得亲切起来。作为黄河妈妈时,我可以随意地和他开玩笑,可是作为老师,我知道自己也得注意分寸,虽然我并不是讲求师道尊严的人。
  
  给开、心上课,我终于作为他们的老师走进他们的教室,站在他们班的讲台上了。
  始业教育一直是我不喜欢的,觉得空洞毫无意义,以前都是草草地应付几句便进入新课。可是面对自己的儿子,我却认认真真地为这始业教育备了一节课。所以讲起来感觉头头是道,把这门学科的学习方法注意事项讲得清清楚楚。等到进入主题时只有半节课的时间了。讲到计划好的进度时,下课铃声及时响起,我随即就说了一句“下课!”
  这是我的习惯,不喜欢拖堂,哪怕多一分钟,哪怕多讲一句话都不是我的风格。不想我还没走出教室,班里却响起了一片叫好声,特别是男同学“这个老师真好!这个老师真好!”还有一男生,回头叫开开“黄山,你妈妈真好!”
  内心里有点得意,第一节课就收服了这帮孩子的心,这是我不曾想到的。
  
  回办公室路上,一同事问“给自己儿子上课的感觉如何?”
  我说“很好,学生说黄山的妈妈真好,这个老师真好呢!”
  得意只有一时,一直是个低调的人,等到回到办公室,等到同组的人纷纷下课回来时,我再也不提这节课的感受了,只是低头顾自认真备课。因为我知道这个角色的变化需要我付出更多,至少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丢脸,我希望每节课上完之后,那帮学生都会在嘴里或者在心里叹一句“这个老师真好!黄山黄河的妈妈真好!”
  
  只是回想,整节课下来,开开始终盯着我认认真真地在听,而且这小子明显地比心心懂事多,我一进教室准备电脑多媒体教学设备时,他就帮我找管理设备的同学,感觉是那么体贴那么懂得照顾妈妈,让我有一点小小的感动。而心心则不同,似乎是害羞似的,从我进教室的那刻起,几乎都是半垂着头不敢正眼看我。不知他的害羞何来,难道是怕我表现不好让他难堪。呵呵,就冲这,今后也得认真再认真,让他以有我这样的妈妈而自豪!
  
  放学,对开、心吹牛“你们老妈还不错吧?看你们班有同学说我好呢!”
  开开回一句“多呢,班里谁不说你好啊!你又不拖堂!”
  哑然,难道仅仅因为我不拖堂?
  再问“那么你们觉得怎样呢?”
  开开说“好啊!”
  心心说“好什么,那么啰嗦,都啰嗦了半天才上新课!”
  呵呵,我也不喜欢始业教育啊,可是难不成我一进去就上新课吧。早知这小子不喜欢,我就像往年一样简单应付几句得了。
  
  不过,做了开、心的老师,压力也增加了不少,而我似乎除了更加努力别无他法。
  那么,就继续努力吧,为了明年的中考,为了我的开、心,为了我那帮新的学生。

作者:流泪的鱼fish 来源:红袖添香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学习居文学网(www.xuexiju.cn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站长QQ:19300536
  • Powered by laoy8! V2.5sp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