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儿女情长 >> 内容

静水花开——“大头儿子”的忧伤

时间:2009/10/5 21:57:49 点击:101

  核心提示:一次相约很久的聚会不知从何写起。迟迟不肯落笔,更多的是在内心回味。2009年,8月14日,我从车站接来了来自山西我的挚友大漠一家人时,我没有想到,当我书写这次聚会时,首先记录的却是分别的场面。经历四天的短暂相处,我们收获着快乐,友情,和宅在一起慢慢变老的传奇故事,更让我记忆清晰的不是那些快乐的散章,...
    一次相约很久的聚会不知从何写起。迟迟不肯落笔,更多的是在内心回味。2009年,8月14日,我从车站接来了来自山西我的挚友大漠一家人时,我没有想到,当我书写这次聚会时,首先记录的却是分别的场面。经历四天的短暂相处,我们收获着快乐,友情,和宅在一起慢慢变老的传奇故事,更让我记忆清晰的不是那些快乐的散章,而是分别时“大头儿子”的忧伤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大头儿子”是大漠孤烟的儿子,他们管儿子叫虎子。小家伙刚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,或许是和他爸爸的这段友情更是我关注的焦点,以至于将他们接到家里,我才有时间打量眼前这个十二岁的孩子。他瞪着一双小眼睛,对这个陌生的家反复打量,眸子中充满了好奇和欣喜。那夜因为都很累,孩子早早睡下。而在这之后的那些日子,大头儿子留给我们太多美好的回味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当一行人踏上去长岛的轮船,风铃早已和这帮孩子们混熟了。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会有欢笑声。而大海,轮船,海鸥,对于两个没见过大海的孩子来说,简直是太神奇了。尽管坐的是军舰,汽油味道时常让人享受不了,却也难掩孩子们雀跃的心房。他们时而在底舱,时而跑上顶舱,那股兴奋劲,着实感染了大人。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留意起大头儿子。大头儿子的名字由来是风铃的恶作剧。之前在网络中,大漠就一直被风铃说成大脑袋,如今,见面,不能“戏弄”大人,将矛头转向儿子身上。实际大头儿子的头真不大,可看得出他很得意这个名字,也欣然接受。风铃也特孩子气,怎么都觉得大头儿子可爱,于是想办法捉弄孩子。
    
    她一本正经地把大头儿子喊到身边,特神秘地对大头儿子说:“阿姨有个秘密放在心里好久了,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,必须得告诉你,否则我觉得对不起你,你看你都这么大了,再不跟你说出实情良心不忍。”大头儿子有些发蒙,两只不大的眼睛使劲地瞪着风铃,央求道:“阿姨你快告诉我啊,是什么?”风铃更深沉地说:“算了,我怕你承受不起这个打击,还是不说了。”大头儿子毕竟是个孩子,哪儿见这架势?赶紧催问:“阿姨,没问题,我承受得起,你就说吧,快点啊。”风铃到是会掌握火候,一看差不多了,一本正经地说:“宝贝啊,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?你长得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,知道为啥不?(切,实际人家孩子长得是既像爸也像妈,让她说的跟真的似的)”大头儿子瞪大眼睛一片迷茫。风铃绷着脸继续说:“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,这么多年没人告诉你实情,阿姨我实在忍不住了,你还是赶紧找你亲生的爸妈去吧。”说完这话,我们一下笑倒一片,包括孩子的父母。我嘴里没说:“风铃你够损了,这么一会把人家那么幸福的孩子给忽悠地没爸妈了。”大头儿子蒙了片刻,才认定这是个笑话,一直说风铃胡说,根本不可能的事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个玩笑,过后早就随风飘了。而就在这个下午,大家都在等船的时候大头儿子拉住了风铃地手说:“阿姨你说你坏不坏?”风铃那时候早就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了,被问得怔住了。大头儿子接着说:“你为什么说我不是爸妈亲生的?你说你是不是坏蛋?”大家听完了立刻笑晕一片。一个玩笑,我们早就忘记了,却让这个孩子思量了一个上午,即便这一刻,他还在怀疑呢。当看到我们的笑脸时,孩子才算确认是被风铃阿姨给耍了,也是自此,大头儿子更加喜欢上这个长不大的阿姨,以至于更加留恋这个带给他无比欢乐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之后的旅行,无论多么辛苦,大头儿子从来没掉过队,而且一直做我们的连接员,为维系我们前方和后方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    
    相聚是短暂的,离别来得总是太突然了。四天里,我们很少有时间能够静下来聊天,太多的风景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鲜的,我们一路从长岛到蓬莱,再到龙口的南山,徜徉旖旎风光,同样也和这个孩子更亲密的接触,彼此之间都生出留恋来。所以当得知大漠的爱人单位有事必须返回的时候,我们都有些蒙了。怎么都没想到,时间会这么短暂。那日离索的味道一直弥漫在我们身边,大人孩子都不怎么说话,或许是害怕一点点的声响都会打碎我们绷着的神经,大家都在努力控制着自己。我的车开得缓慢,一路沿海岸线行驶,这时候才发现,我甚至没有带着友人在小城里转转,那些平日我行走的路线,此刻却显得这么珍贵而迷人的出现在我们眼前。走走停停,已是午时,不得不说告别,不得不面对分离的场面。
    
    将他们送上车,大头儿子却不想在车里呆,他没有之前的话语,沉默得躲在一边,我心疼的上前拉住他的手,对他说:“大头儿子,是不是不想离开?”他幽怨地对我说:“可是我没有决定权,我还想去海边,前天晚上我那么想去海边游泳,可是大人们都很累,没人带我去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孩子的眼里有泪光闪现。我心疼地别过自己的头,将大头儿子揽在怀中,再也说不出任何话。
    
    时间不待人,大头儿子在临上车的时候始终一个人躲在墙角那里,眼里盛满了离别的伤感。只是他始终没有对父母的决定有一点点的抱怨,他懂事的让人心疼。最终,我们在离别的拥抱中,告别了这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挥手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担心风铃笑我的感性,努力控制自己。却还是瞥见大漠那一脸的不舍,孩子的小手使劲的挥舞着。相聚是何等的幸福,离开又为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憧憬……
    
    等到汽车驶出我们的视线时,和风铃坐在车上,那些精彩的瞬间,快乐的点滴,还有大头儿子临走时的那份不舍,都深深的蜇痛了我们的心。拿起手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在那一刻更深的离索味道,积压着我们无法呼吸。正在这时候,收到大漠的信息,他说:“快乐总是短暂的,分别早晚会到,情谊却永铭在心。别的不多说了,还会再见的。……”见到这个信息,眼泪真的无法控制了,尤其是当得知他们还在家里给两个孩子留下了一千块钱,内心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走得匆忙,以至于我们的计划都被打破。还有很多该做的没做的事,都得期待再次重逢了。一向话多的我,不知道说什么了,回道:“哥们,啥都不说了,一切的美好都记在心中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再后来,我们都惊奇地发现,手机里居然收到了大头儿子的信息,他告诉我们说:“阿姨,快到济南了。我会想你们的,不是省油的灯阿姨还好吗?”看到这个信息,我兴奋地喊风铃来看,我说:“这才发现,咱们的大头儿子实际不舍得的是你呢。”不是省油的灯是另一个朋友对风铃的称呼,这是另一个故事,在这里不细表了。然后我们一边兴奋的笑,一边回复这个可爱的孩子,告诉他我们都好,并且很想念他,他却很大人地对我们说:“我们有机会再见面的,君君姐姐也好吧?欢迎你们来山西。”我告诉他,都很好,我们一定有机会再见的,等到冬天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哈尔滨滑雪去。而大头儿子的下条信息却直将我们的眼泪给勾引出来,他说:“我真不明白,美好的时光为什么总是这么短暂?希望我们都能够在哈尔滨见面,你的QQ号是多少?加我为好友。祝你们好运。”读到这则信息,我有些发蒙了,这是一个孩子说的话吗?一直我都在怀疑是大漠或者他爱人在孩子身边,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后来证实这些话都是大头儿子自己编辑出来的,上车后,他就把着手机不给任何人看,就这么和我们信息来往着。一路报告我们行程,都到哪儿了,并且嘱咐我们不要担心……
    
    8月18日晚18点11分,大头儿子来信息说:“上车了,还好是卧铺。但床太窄,我想睡下面,可惜下面都被他俩占据了。我上次来的时候坐得汽车被热醒五回,这回我该怎么办?大头儿子。”我因为那时候正忙着做手擀面,而没有及时看到这条信息,当我打开手机的时候,又看到这样一条信息:“车厢里面的电视我看不见,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只有给你们发短消息,我有点不舒服,肚子疼,被空调吹的。一定要回答,大头儿子。”看到这条信息时,已经离大头儿子发信息有段时间,我和风铃都抱怨我们的粗心,居然忘记这孩子的心情了。连忙给他回复,并且嘱咐他照顾好自己,冷了喊乘务员把空调关了,或者告诉爸爸妈妈。可是,再没收到儿子的信息了,一种落寞的心情弥漫在我们中间。
    
    再后来收到大漠的信息,他说:“一路上都是儿子拿着手机,我们都到半路了,没了我们你们逛街也少了滋味吧?别的话不多说了,就是想说:这几天很开心,有你们真好。”躺在一个床上的我和风铃都有些伤感,我说读着大头儿子的信息,心里真的很难过,我们做大人的都没考虑孩子的心情,眼前总是浮现儿子躲在角落里不舍的眼神,眼泪就无法控制……大漠说:“向前看,我们相处之日还很多,我们不是都很开心吗?孩子的那份不舍就是一切美好的见证,也是更加美好的开端。儿子从来没对一个地方和一群人这么留恋和不舍过,我很高兴他能有这样的感觉,把钱放在罐子里的主意是他出的,也是他放进去的,可见他是真喜欢这个地方。”无言凝思,网络真的给了我们太多太多了,一个孩子离别时的幽怨扰了我们平静的心扉,也让我们更加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,这些都不是别人能够理解,我们彼此真诚的收藏友情的细节,也用心呵护这段奇异的网缘。
    
    再后来,大头儿子又陆续来信息,告诉我们刚才肚子疼,不太舒服才没有回信息,他说他很想我们,也很惦记风铃阿姨。孩子幽默地称呼风铃为:不省粮食的猪,还自称是在不省油的灯的基础上改进的,有时候大头儿子也会称呼风铃为玲子,这时常让我们捧腹大笑。大约十点左右,他告诉我说,地主成功的被我这红卫兵批斗了,他说把他打上面去了,问我们大家怎么样了?言语中无不是牵挂和留恋之情。19日上午九点大头儿子来信息说:“我们原来预计六点到,结果三点二十就到了!当时下大雨,而且特别大,我们没带伞,而且高速公路出口一个个全是红灯!一个警车让客车调头,我们只好走出高速公路,我幸亏没有感冒,五点到家,不是省油的灯什么时候走?大头儿子。”这是此行大头儿子给我们的最后一条信息,之后我们就在网络中见面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如今我的手机里几次信息爆满,却始终没舍得删除孩子的信息,也是在当天晚上,我郑重的问大头儿子:“从现在起,你愿意给阿姨当干儿子吗?”小家伙在视频里天真的对我说:“这个我需要慎重考虑下再回答你。”我故做生气地说:“不愿意就算了,哼。”他大声地喊道:“我愿意,可是你给我什么礼物啊?”那副天真的小样儿,没把大家笑死。也是自此,我多一个牵挂的远方,多一个心疼的孩子。每当他稚气地喊我干妈时,心里别提多幸福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直到现在,再去回忆那天晚上的点滴,那么深的幸福依然缠绕着我,当我因为疲惫而回房间休息的时候,小家伙在视频里依然不肯去睡,知道我要走了,一直喊着:“干妈,别走啊,再陪我聊一会……”网络一直给我带来很多美好,这一份份真情,一点一滴的欢笑,都是我人生最珍贵的财富。很多很多的美好,都无法一一去表达,那些曾经在一起的相片,都将一种叫做幸福,美好的东西永久地记录。
    
    本是应该从头写起的聚会日记,却从分别后去回味,我想,这也许是另一种珍惜吧。也是因为这次,风铃和大漠成了邻居,在我居住的城市里,有了属于他们俩的新家,而且是对门。我也因此而多了两个新家。那日,当最后一份购房合同在大漠已经回乡之后签下后,大漠对我说:“哥们,为这份难得的缘分干杯!”是的,多么珍贵的缘分?从此我们将相伴一起慢慢变老……
    图片介绍:
    分别那日的合影。左起:风铃,大漠,石头的女儿,大头儿子,大漠的爱人,我的老公。
    大漠一家和石头的千金。
    大漠的细心表现在每个细节上,比如他对琳琳的呵护。我也是自此肩负起教育这个孩子的责任,一段网缘,将四个家庭紧密的团结在一起。风铃和大漠成为来自网络中的一对邻居,而石头的女儿远隔千里,却成了离我最近的人。自此,她将在这里开始一段美好的学习生活。
    老公也是一个极其喜欢孩子的大男人,只是他没有大漠细心,他更多的是喜欢和孩子们玩耍,因为有时候他更像个大男孩。
    亲密接触:):)
    来自网络中的情谊一直让老公分外珍惜。
    爬树的大头儿子。
    在海边。
    幸福的一家人。
    那些快乐的瞬间。这几天懒与记录文字,更多时候是在回味,但是美好却被我们记在了心间!
    我喊了一声:“大头儿子。”就抓拍了这个表情。
    瞧,这幸福的一家人。这次聚会,大漠几乎成了明星,别说男人嫉妒他,就连我和风铃都嫉妒他的幸福,爱人贤惠,儿子听话,工作清闲,如此这般人生还有何求呢?这么说夸他的时候他总是眯着眼睛说:“傻人有傻福。”这时候漠嫂的眼里都是微笑呢。另:漠嫂的称呼是石头对他们两口子的尊称,实际漠嫂在我们当中岁数是最小的。
    看看这爷俩的神情,陌生人都会知道他们的关系,那个风铃居然把大头儿子的亲爹亲妈给忽悠没了,明显得不厚道。
    瞧,多幸福的一家人?
    恩爱夫妻。
    再累,再苦,大头儿子都不曾掉队。即便走不动了,也是休息一会就跟上大队了。
    此次聚会,俺多了一儿,一女。缘分就这么眷顾有情人。
    大头儿子最喜欢的就是风铃,只要是风铃要拍照的时候,他总是有意无意的要插那么一脚:):)
    连接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9650010100eh0x.html~type=v5_one&label=rela_prevarticle

作者:花开的痕迹 来源:红袖添香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学习居文学网(www.xuexiju.cn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站长QQ:19300536
  • Powered by laoy8! V2.5sp2